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中心 > 行业动态 > 2016西部四川水环境治理方案将出...
2016西部四川水环境治理方案将出台 总磷成主攻方向

发布时间:2016-04-18浏览量:642次

       四川水环境治理将有新动向。4月12日,从四川省环保厅获悉,继“水十条”四川方案2015年出炉后,2016年年度实施方案也已完成并提交四川省人民政府等待批复。实施计划中,最扯人眼球的就是总磷治理的具体措施。针对这项目前影响全川地表水环境质量达标的首要污染物,四川省将有何动作?全省水环境现状又如何?
        省环保厅污染防治处处长赵乐晨、省环保厅水环境管理处处长陈维果、省环境科学研究院水环境研究所所长田庆华,就全省水环境质量现状、问题、原因及对策进行探讨和分析。
 

访谈专家

赵乐晨  四川省环保厅污染防治处 处长
陈维果  四川省环保厅水环境管理处 处长
田庆华  四川省环境科学研究院水环境研究所所长世界银行兼职技术专家


“十二五”期间,四川全省流域水环境情况如何?

        赵乐晨: 总体上,全省流域水环境保持稳定,水质较好。到2015年末,全省主要河流水质达标率达到62%,Ⅰ-Ⅲ类断面占61.3%,劣Ⅴ类断面占13.9%。其中,岷江流域水质达标率稳定在50%以上;沱江流域水质由本世纪初的全部不达标上升到18.4%达标;嘉陵江流域水质达标率长期保持在90%以上;金沙江和长江干流四川段水质达标率100%;6个出川断面水质全部达标,其中,长江干流出川断面以I类水质为主(总磷除外)。从饮用水源地来看,21个市(州)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为99.3%,107个县级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为96.6%。
        通过“十一五”、“十二五”期间对化学需氧量、氨氮的总量减排,我省水环境有效削减和控制了这两项主要污染物,年均浓度全部实现达标。但随着这两项主要控制指标的下降,总磷污染逐步凸显,亟待解决。有研究表明,总磷污染已成为长江中上游地区普遍面临的水污染主要问题,特别是长江的一级支流普遍存在总磷超标的压力,四川也不例外。
        提问: 环保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我省“十二五”末沱江水质达标率下降了13个百分点,这是否和总磷有关?在去年底出台的“水十条”四川方案中,我省专门强化了总磷控制,这是否意味着,总磷已成为污染四川水环境的“罪魁祸首”?
        赵乐晨: 确实是这样。2015年,全省主要河流水质达标率都受沱江达标率下降的影响,而沱江又主要受总磷的拖累。沱江2015年水质达标断面比例较2011年下降13个百分点,这个下降主要是总磷一项指标超标。由于国家实行单因子考核,任何一项指标超标即被视为不达标。因此,尽管国家评价的其他20项指标全部达标,沱江和岷江也被总磷一项“拖了后腿”。如果按照“十一五”末不考核总磷的评价标准的同比口径,到2015年末,沱江和岷江水质达标率实际还有所提升,沱江达标率提升了5.34个百分点,岷江提升了3.09个百分点。
        事实上,从全流域来看,沱江和岷江的总磷浓度绝对值实际变化不大。“十二五”末,沱江流域总磷浓度年均值为0.293毫克/升,相比2011年的0.29毫克/升,升幅只有1个百分点。
尽管全流域的总磷浓度升幅只有1个百分点,但这也警示我们水环境治理已出现拐点,相较化学需氧量和氨氮两项指标,总磷污染已上升为主要矛盾,必须下大力气治理。
        提问: 在四川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大背景下,环保部门采取哪些措施来保持水环境的总体稳定?
        赵乐晨: 从举措来说,主要有四个方面。首先治理对象上实现“全领域覆盖”。重点整治工业、城市、农村污染,特别是工业园区污染控制、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农村污染整治等力度前所未有。
        其次,治理环节上注重“源头严防、过程严管、后果严惩”,实现“全环节管理”。源头上,强化规划环评、项目环评、三同时管控;过程上,“十二五”总量减排成效显著,四川执行了2100多个项目,新建800多个污水处理厂,增加了300多万吨污水处理能力,化学需氧量、氨氮减排量超额完成国家下达任务,岷江、沱江化学需氧量和氨氮两项指标大幅削减,年均浓度达到III类水质标准;末端上,加大环境监管执法力度,严厉打击违法排污。
        再就是,治理手段上除了行政法律手段,还全面强化运用经济、市场手段。举个例子,从2011年开始,四川省政府在岷江、沱江流域实施跨界断面水质超标资金扣缴制度。截至目前,对岷江、沱江流域的19个市(县)累计扣缴资金超过2亿元。另外我们还积极推动第三方环境治理、建立企业环境信用评价、实施绿色信贷和污染责任保险等,这些经济手段有力地推动了水环境治理。
        最后就是全面落实治水责任。“十二五”伊始,四川省政府每年都与各市州签订目标责任书,通过目标考核、督查、约谈等方式,倒逼地方政府切实加大水环境治理力度。
        回顾“十二五”水环境治理保护工作,我们采取的这些措施都非常有效,但也有值得总结的地方。比如,制定“十二五”重点流域规划时,我们为了争取国家资金支持,编制申报了大量的水污染治理项目,但由于国家资金有限,实际到位资金较少,只占总投入的17.97%,很多项目执行不了,造成规划项目执行率偏低。尽管如此,我省《规划》项目完成率在长江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流域5省市几年来仍居于第一、二位。
        另外,在执行“十二五”水污染规划项目时,由于各职能部门有各自的规划和工作重点,尽管相关部门投入了不少资金,但是各自推动自身规划,整体环保效益尚不明显。
今年出台达标实施方案 
        提问:刚刚提到了“水十条”年度实施方案,能介绍一下今年的总磷治理具体举措吗?
        陈维果:在强力“控源”上,主要控制点源污染和面源污染。今年将强力整治涉磷工业污染、从严治理城镇生活污水、大力整治农业涉磷污染。
        从点源上看,一是整治涉磷工业污染。目前正在组织整个沱江、岷江工业企业完成达标实施方案,实施总磷达标行动,逐个解决涉磷工业企业污染问题,这一方案预计将于今年出台;二是从严治理城镇生活污水。我们将加强污水处理厂脱磷设施建设管理,在过去的污水处理中,比较强调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治理,脱磷设施相对欠缺,现正在逐个清理落实。我们还要求日处理规模1万吨以上的城镇污水处理设施,都安装总磷自动在线监控装置,并与环保部门联网,监控数据同步上传。同时,还将全面加强污泥处理,实现污水和污泥的协同处置。
        从面源上看,主要整治农业涉磷污染,这包括农药化肥使用量的控制、畜禽养殖中粪便污染的处置和资源化利用,现正着手建立相配套的有机肥中心,以减少粪便通过径流污染水质。
已启动总磷调标和源解析 
        提问:在总磷污染的管控上,今年有什么新动作?
        陈维果:首先是提高总磷排放标准,用标准引导企业改造升级,提升总磷削减率,目前调标工作已经启动;二是单独在沱江、岷江增加实施总磷的总量减排;三是在沱江、岷江流域加强新建项目的总磷控制,实行总磷指标减量置换;四是对总磷污染控制重点地区,实行总磷单项质量考核,建立总磷控制的激励和约束机制。
        为推进总磷控制,我们还加强了基础性工作。目前已启动对整个岷江、沱江流域的总磷污染成因及管理的课题研究。就像大气源解析一样,研究岷江、沱江流域总磷的时空分布、变化规律,从整个磷的现状污染分析,编制总磷达标方案以及整治路线图、时间表,预计今年下半年可以完成。同时,还强化了总磷污染防治技术攻关,指导企业不断提升产业等级;进一步排查磷的污染源,建立磷污染清单,针对清单对症下药。
        最后还要强化督政问责。我省各级政府将层层签订水环境治理目标责任书,建立总磷污染治理调度通报制,对岷江、沱江流域沿线重点控制区9市开展重点督查,对问题突出的个别市(州)政府将采取督查、约谈、限批等措施,强化责任追究。我们将把水环境质量“只能更好、不能变坏”,作为各级党委政府抓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的“责任底线”,必须守住。


直播预告

Copyright © 2020 -2019 成都华意中联展览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 蜀ICP备1901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