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中心 > 行业动态 > 四川两会聚焦固废处理 计划再建...
四川两会聚焦固废处理 计划再建3个危废处置中心

发布时间:2015-02-03浏览量:1171次

        重庆买卖医疗废物事件、四川四氯化硅非法转移与倾倒事件、云南铬渣污染事件……最近几年,环保部通报的几起环境污染事件,让大众对固废污染,尤其是危废污染这一“环境杀手”的关注度不断高涨。
  据统计,四川每年固体废物产生量超过1.2亿吨,其中危险废物年产生量约250万吨,产生量位列全国第8位,固废污染防治形势严峻。此次省两会,省人大代表、省环保厅厅长姜晓亭的议案便聚焦于此。监管发力,增加省固体废物管理中心人员编制。提升处置能力,川东、川西和川北各再建一个危废处置中心,建立跨省危险废物转移GPS跟踪定位系统等,如何“出击”,环保厅长给出了防治“招数”。
 

四川两会聚焦固废处理
  固废污染防治形势严峻,是必须考虑的现实难题。据统计,四川省每年固体废物产生量超过1.2亿吨,包括尾矿、粉煤灰等在内的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超过8000万吨,农业固体废物与生活垃圾产生量约4000万吨。此外,还有不少危险废物、医疗废物、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产物产生。
        在大数据背后,暗藏着不少环境风险。“近年来,四川省固体废物环境风险事件频发。如内江隆昌、雅安汉源的铅污染事件、安县银河建化水溶性六价铬超标等。”姜晓亭说。
  “就固体废物风险防范而言,目前,四川对突发固体废物污染应急事件防范覆盖范围狭窄,纵深不足,防范重点主要集中在大城市、重点工业园区、重点监控企业。”姜晓亭说,对县级及以下城市、普通工业园区、园区外企业、非重点防控企业的应急防范基本处于“半真空”状态。

 

计划再建3个危废处置中心
  “目前,四川仅建成国家规划的成都、攀枝花危废处置中心,处置能力不到10万吨,而全省每年危废的委托处置量是35万吨,处置率极低。”姜晓亭介绍,全省大宗固废处置及利用水平不高,大部分都只是由企业做简单的防护处理,综合利用率仅60%。全省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置率为80%,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姜晓亭说,四川固体废物管理机构对社会源废弃铅酸蓄电池回收处置、电子废物与废线路板处置、危险废物的运输与转移处置等涉嫌环境违法问题,无法开展危险废物属性鉴别与认定工作。截至2014年底,全省固体废物管理机构尚无一套专业的危险废物属性鉴别仪器与设备。
        要对固废污染“动真格”,加强固废监督管理机构与处置设施能力建设,不可或缺。“首先,要加快淘汰一批不符合环保要求的危废处置工艺和设施,提档升级。”姜晓亭说。“同时,要加快推进全省医疗废物处置项目建设并尽快投入运营,确保21个市州全覆盖。并在川东、川西和川北各再建一个危废处置中心,提高全省危险废物处置率。”
        此外,还需对全省32家危废处置利用企业建立实时监控系统,规范危险废物转移、处置、利用和储存行为。建立跨省、跨地区危险废物转移GPS跟踪定位系统,确保危废转移安全。加强固体废物定性、定量属性鉴别能力建设,进一步强化应急物资储备,增强风险防范应急处置能力。


固废处理将投入大量资金
  作为“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有业内表示,“2015年,固废处理将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数据显示,“十一五”期间我国环保总投资额与固废处理投资额分别为2.16万亿元、2100亿元,到“十二五”末将分别达到3.4万亿元、8000亿元,从投资占比情况来看固废处理占比由“十一五”的9.7%提高到23.5%。固废处理涉及多个层面,是一个综合治理的范畴,产业链完整。市场人士建议从以下四个层面对固废处理行业布局。
  第一,生活垃圾处理。我国目前垃圾焚烧比例在15%至20%之间,与国土面积相对较大的发达国家有较大差距。
  第二,危险废物处理。相比其它种类危废处理,核废料处理难度更大,壁垒更高,在我国大力推进核电的背景下,核废料处理也提上日程。
  第三,工业固废回收利用。原材料的制约成为我国工业固废回收利用行业的发展之源,节约能源、减少污染同样是行业发展的驱动因素。
  第四,废弃电器电子回收处理。从强化环境保护的考虑,到“变废为宝”的愈发重视;从“家电以旧换新”为行业带来的新契机,到即将出台的可能引起行业变革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政策助力行业发展贯穿始终。

Copyright © 2020 -2019 成都华意中联展览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 蜀ICP备19018284